這是一條讓人心情沉重的新聞。
  一對在溫州的貴州籍夫婦,生下了一對龍鳳胎。但由於孩子早產,多種疾病併發,生命岌岌可危。面對巨額的醫療費用,這對父母選擇了一種最殘忍的方式:找親戚將孩子“處理”掉。
  6月25日深夜,當巡邏民警在街上將兩名被藏在編織袋中的嬰兒截獲時,龍鳳胎中的男嬰已經不幸死亡。女嬰也是呼吸微弱,全身冰涼。
  因為涉嫌故意殺人罪,除了孩子母親尚在哺乳期在家休息,包括孩子父親在內的6名親人,被溫州警方刑事拘留。
  昨天,記者從醫院瞭解到,目前,幸免於難的那名女嬰病情趨於穩定,已經拿掉了呼吸機。
  深夜,摩托車后座男子拎的編織袋里
  發現兩名嬰兒,其中一名已死亡
  雖然事情已過去近半月,但第一眼目睹兩名嬰兒時的那種震驚和憤怒,仍深深地印在民警林耀輝的腦海中。
  6月25日晚上11點,溫州市鹿城區雙嶼街道雙嶴路。
  “當時,我和幾個同事一起在街上巡邏。突然,一輛摩托車從我們身邊飛馳而過,上面坐著兩個男子。其中,坐在后座的男子手上提著一個紅色的編織袋。我們覺得有些可疑,便追上去攔下了摩托車。”林耀輝說。
  林警官打開袋子,接下來的那一幕,把他驚獃了:編織袋里,是兩個用棉被包裹著的嬰兒!
  從警13年的林耀輝,見慣了大場面,可眼前的這一切,讓他有些不知所措。他只覺得腦門涌上來一股熱流,手腳卻有些微微顫抖。
  出於本能的第一反應,林警官立即將兩名男子控制住,並叫來了救護車。
  遺憾的是,兩名嬰兒中的男嬰已經死亡,而女嬰也是全身冰涼,呼吸微弱。醫院立即為女嬰開闢綠色通道實施搶救,救回了一條無辜的性命。
  迫於經濟狀況遺棄龍鳳胎
  一家七人涉嫌故意殺人罪
  到底是怎樣的人,狠心將嗷嗷待哺的兩個嬰兒拋棄?現場的兩名男子說,兩個嬰兒是剛從溫州市人民醫院接出來的。
  兩個孩子是對龍鳳胎,他們的父母是貴州人。因為27周早產,兩個孩子情況很不好,併發多種疾病。醫生說,即便孩子救回來,也可能會留下後遺症。在醫院搶救了幾天后,這對父母迫於經濟狀況,以及對孩子未來的不樂觀,決定放棄治療。
  接下來,這對夫婦做了一個狠心的決定,將孩子“處理”掉。
  “他們夫妻不忍心自己下手,才讓我們去辦(這件事)。”摩托車上的兩名男子,是嬰兒母親的堂兄弟。
  經警方調查,涉及這起案件的,還有包括嬰兒外婆、阿姨在內的其他人員,一共七人。目前,除嬰兒母親因尚處哺乳期在家休息外,其他六人均已被刑事拘留,涉嫌罪名是故意殺人。
  據初步調查,一家人經過商量後,決定將孩子裝在編織袋內,扔到郊區一座沒人的荒山上。
  “他們這樣做,是明知必然或可能會導致兩名嬰兒死亡,仍放任結果發生。更嚴重的是,其中一名孩子已經因此死亡。”辦案民警說,根據法律規定,孩子的7名親人涉嫌故意殺人罪,而不是遺棄罪。不過,具體的定罪量刑,將交由法院裁決。
  孩子母親:
  只希望女兒能夠活下來
  這幾天,嬰兒的母親,23歲的吳某,獨自一人躺在溫州一間不足10平方米的出租房內。她面色憔悴,說話聲沙啞、低沉。
  吳某說,因為這件事,在溫州的幾個家人,都受到了牽連。“現在,我只希望女兒能平安地活下來。”說話間,吳某別過身去,身體抽搐,哭出了聲。
  記者瞭解到,孩子是6月19日生下來的,女嬰重950克、男嬰重880克。
  “當時姐弟倆的狀況就很不好。”吳某說,兩個孩子都不同程度存在各種狀況,需要靠呼吸機維持生命。經過幾天的搶救治療,姐弟倆的病情還是非常嚴重。醫生告訴夫妻倆,治療費用估計要20萬元左右。
  然而,僅在產後一周內,夫妻倆已花光了所有的積蓄。
  “說句心裡話,誰不想要自己的孩子,當時我們這麼做,也真的是沒有辦法,能借到的錢都借了,實在借不到錢了……”吳某說。其實,從孩子出生後,因為一直在治療,這位做母親的,只看過他們一眼。
  昨天晚上,記者從收治女嬰的溫州市人民醫院瞭解到,目前,孩子的病情趨於穩定,已可以脫離呼吸機自主呼吸。
  延伸報道
  “棄嬰島”會是孩子最後的安全港灣嗎
  這幾天,不少溫州市民得知這件事後,都跑到醫院為孩子捐款,辦案民警林耀輝也和幾個朋友一起,捐了幾千元錢。
  大家祈禱孩子平安,更希望這樣的悲劇,不再發生。
  也有人在思考,為什麼孩子的父母,會採取這樣極端的方式,對待自己的親生孩子?
  記者瞭解到,今年,作為省民政廳試點的3個城市,杭州、溫州、衢州籌備設立“嬰兒安全島”。其中,衢州的棄嬰島已正式投入使用。
  記者從溫州市民政部門瞭解到,早在今年1月,選址在溫州市兒童福利院旁的溫州首個“嬰兒安全島”就開始裝修了,但因為存在種種問題,何時投入使用,至今還沒有明確的時間表。
  “看似一個小工程,卻關係到一整套機制的建立。”溫州民政部門一名負責人說,“嬰兒安全島”著實能保護那些弱勢群體的棄嬰,多了一種救助的途徑,但這樣做,卻因可能助長違法棄嬰行為,而飽受社會各界的爭議。
  此外,這名負責人表示,棄嬰的醫葯費由政府承擔。但一旦出現有些父母當起“甩手掌柜”,把孩子扔在那裡不管,等政府治好後再抱回去,又該怎麼處理?
  “這是一個需要儘快解決,又出不得半點疏忽的社會問題。”這名負責人說。
  不管如何,孩子總是無辜的,不管他們遭遇了怎樣坎坷的命運,但和我們所有人一樣,都有享受陽光和活下去的權利。除了政府完善救助機制,為人父母的我們,也應該勇敢地承擔起應有的責任,這才是希望所在。
  本報通訊員 陳道勝 本報駐溫州記者 王益敏
  (原標題:龍鳳胎悲劇)
創作者介紹

洗地打腊

vf82vfdgm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